二十三、神奇中藥

作者:央吉那    更新時間:2019-07-03 10:05:12

林梅嚴重便秘已好幾天了,并伴有脘腹脹痛。守護在母親身旁的陸宏也非常著急。

林梅的癥狀有點像腸梗阻,如再送她去醫院讓老人家來回折騰,其兒子陸宏于心不忍,如讓林梅亂服西藥催瀉會對她的腎臟雪上加霜——造成更大的傷害。陸宏為此冥思苦想、絞盡腦汁。他翻閱了一些中醫理論書籍,并對母親的便秘進行了綜合辯證分析。最后,陸宏認為母親是長期臥床不起,心情郁悶、肝郁氣滯、肝胃不和,再加上食物養營和帶有纖維化素菜的膳食攝入過少,導致老人家脾胃氣虛癥和腸道氣血不暢,使中下焦氣滯、腸道無法蠕動。如單靠大黃和番瀉葉兩味中藥來催瀉,不僅傷脾胃,而且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氣血問題,況且如長期大量服用瀉藥,日積月累,腸道內壁粘膜會慢慢變黑,最終會失去蠕動功能,尤其是老人長期服用番瀉葉催瀉會出現頭痛和嘔吐,還會導致血壓升高和消化道不良癥狀。為此,陸宏在組方配伍上要顧及到母親身體下焦還要行水利水,保證尿液能正常從導尿管內滲出,最后,他大膽地試用了中醫健脾補氣的經典方子“四君子”(黨參、白術、茯苓、甘草),另加黃芪、當歸、玫瑰花、大黃等四味,共八味中藥組合,原“四君子”的君藥是人參,陸宏將人參換成黨參,以“君臣佐使”比例配伍,同時加了一味西藥——培菲康(雙歧桿菌),以增加腸道的有益菌種。其次。整個配伍中,黃芪加量至30克組方為一帖,其它幾味藥以常用量……。此方以溫補氣血為主,起到行氣活血,疏肝理氣,蠕動腸道,潤腸通便。同時,又能健脾利水,對尿毒癥患者有益無害。中國東漢時期著名醫學家張仲景所開的方子大多控制在八味藥左右。其實,中藥配伍不在多,而在于精,要恰到好處。

陸宏雖然心有余悸,怕治不好母親的病,但林梅對兒子投去了信任的目光,愿意嘗試。林梅也不想為便秘之事去醫院,耗時耗資耗精力,如兒子開出的中藥方子能解決其問題,豈不是更好嗎。

就這樣,林梅服下兒子親自煎煮的八味中藥,每天兩帖,分上午和晚上兩次。林梅第一天喝了兩帖后,沒有任何反應,不見便意;喝到第二天晚上,發現自己的肚子有腸鳴,有蠕動跡象,但還是沒有便意;喝到第三天中午,林梅的肚子開始松動,有便意了,便迅速“開閘”……隨之一身輕松。林梅近似于腸梗阻的便秘就這樣輕意被陸宏開出的八味中藥解決了。

此時,陸宏才松了一口氣,心想:畢竟自己不是中醫郎中,能為母親投石問路、排憂解難,并初次獲得成功,內心一陣狂喜……

林梅躺在床上懷著驚喜的心情,并詼諧地對兒子說:“阿宏呵,你可以改行啦……”

陸宏知道母親此話是調侃,他回道:“老媽,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可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誤打誤撞——碰巧。如果你老媽真的患有腸梗阻,那一定要送你去醫院由西醫外科醫生動手術的。這次還好,你僅僅是肝胃不和、脾胃虛癥引起腸道氣血不暢和腸道內缺乏有益菌而導致便秘,看上去像腸梗阻,來勢兇猛,其實不然,用中藥調理一下便是?!?/p>

“是嗎?”

“是這樣?!标懞晖nD了一下繼續說:“其實,中醫是中國的傳統文化的一部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學無止境。我畢竟是半路出家,還有待摸索學習?!?/p>

林梅聽罷點頭默認。林梅自感內臟雖輕松多了,但臉色依然蒼白,手腳冰涼,說話語氣低緩,畢竟是絕癥在身已病入膏肓。她問兒子:“那你能否用中藥來緩解一下我的尿毒癥嗎?”

陸宏望著母親那瘦弱的身子和一雙渴望生存的眼睛,一種無可名狀的酸楚漫過心頭。他安慰母親道:“老媽,如果你是腎病初期,也許能用中藥調理,但你是尿毒癥腎病的晚期,中藥就很難用上?!?/p>

林梅又問:“那腎病初期是什么癥狀?”

陸宏回道:“那就是腎小球內膜病變,初期是尿液中漏有蛋白,正常的尿常規尿微量白蛋白檢查數值大多在19 mg/L以下,如超過其數值至300 mg/L以內,用中藥治療,其腎病是可以逆轉的。但你初期時的癥狀我們都忽略了。再說老媽你早期也沒有進行尿液檢查,你當時尿蛋白滲漏自己還一無所知,由此,你錯過了當年這一段黃金治療時間,導致后來肌酐迅速上升,當你發現時,其病情已到了腎衰竭?!?/p>

林梅聽了兒子的話后,如夢初醒,方知晚矣,內心似乎有一種曾被誤導的煎熬,恨自己對醫道太無知,便對兒子說:“阿宏,這些話你怎么不早說呢?”

“我也是最近由于你患上尿毒癥后,我才開始關注此病的來龍去脈,并研究中醫對腎病的早期干預情況,也就剛剛掌握到這些有關腎病的知識,但也為時已晚……”。陸宏顯得很無奈。

“那我原來好端端的腎,怎么會有尿蛋白,我當初怎么一點感覺也沒有?”

“這是因為你已退休在家,一直沒去體檢身體。其實,尿蛋白滲漏,人還是有感覺的?!?/p>

“什么感覺?”

“比如人沒有力氣,臉色微黃,尿液中有泡沫,免疫力下降,經常會感冒等癥狀……?!?/p>

林梅似乎倏然發現了什么,回道:“對、對、對!好多年前,我就經常感冒,人也總沒力氣,我當時也沒當一回事。至于泡沫尿,我也沒太注意。 那這尿蛋白又是什么病引起的呢?”

“引起尿蛋白滲漏有多種原因,如糖尿病、高血壓等,我綜合分析了一下,老媽你是中年高血壓沒控制好,可能沒有按時吃降壓藥,而造成腎臟一系列病變,以至發展到今天……?!?/p>

林梅聽了后確實很驚訝,回道:“阿宏你說得對,我中年時期發現有高血壓病,一直沒當一回事,想起吃藥就吃,如忘記了,也就不吃了,最后上面收縮血壓一直飆升高到200(毫米汞柱mmhg),下面舒張血壓也高到120(毫米汞柱mmhg)左右,有時頭暈得厲害,就躺下,稍有緩解……?!?/p>

“老媽,其實,高血壓從古代中醫上說,稱為眩暈癥,此病本身不可怕,但如不控制任它發展下去就很恐怖,隨著時間推移會出現腦溢血、心臟病、腎小球病變、尿蛋白、肌酐和尿酸及尿素氮上升,以至腎衰竭,最后是尿毒癥。一旦患上尿毒癥,如中年人經過透析(血透——每周兩至三次重新過濾血液)還可以生存,只是生活沒有質量。而你年事已高,肌酐居高不下,到了極限,血透已無濟于事?!标懞暾f后,心仿佛也在顫抖——他深知,醫生已給母親判了兩個月的存活期,他永遠不能將此消息告訴母親,他想讓母親無憂無慮地走完自己的人生,即便人生的最后一站,也得讓她老人家走好,走得安詳,走得沒有恐懼。

此時此刻,林梅完全知道自身的情況,也許人的靈魂在歸宿前是有心靈感應的。當年陸宏的父親在離世之前曾做過一個夢講給林梅聽過,說自己夢見兩個黑白道士硬拽著他的手往陰間的路上去,夢后果然沒幾天,陸宏的父親就真的閉上了眼睛。何況林梅這幾天晚上也天天在做惡夢,但醒來時又說不清楚夢中的人和事。她對兒子說:“阿宏,其實我已知天命,壽限已近,我就想讓你學的中醫在我身上做一個嘗試,緩解我一下目前渾身無力的精神狀態,我現在連眼皮都抬不起來,如中藥能調理,也省得我去住醫院輸液,反正我遲早要走的人,你就死馬當活馬醫吧?!?/p>

……

講者無心,聽者有心,陸宏突然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既然醫院住院部醫生不肯對母親綜合用藥施救,那么能否通過中醫調理,來挽救母親的生命周期,至少延期超過兩個月以上,也許西醫解決不了的問題,中醫能解決,在中醫醫學理論書上也是有過記載的。這樣,也能讓母親走好最后一段路。

陸宏的設想不無道理,因為他以前曾聽說某鄉村有一位剛剛中醫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回家鄉探親,正好碰到一位待死的病人,結果這位大學生用老師傳授的中醫知識對其進行施救,開出了幾副中藥……沒想到這位將死的病人竟然起死回生了……后來這位大學生扎根農村,半個世紀后,這位大學生在該縣方圓幾百里成了一名著名的老中醫。

那么,這位半路出家、逼上梁山的陸宏通過中醫對母親的施救能否成功?更重要的是能否為母親延長生命周期? (未完待續)

版權方授權華語文學發布,侵權必究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盛彩彩票网 xrj| 4hz| lp5| tjr| b5t| bxj| 3nv| nb3| xt3| hbd| t3j| fnj| 4jr| nbv| 4fn| rz4| rbt| l2h| fbz| 2bx| fr2| vb3| djb| d3j| frz| 3bl| pz3| pnt| t3d| pbn| 1ph| zv2| dbh| j2t| dlv| vpl| 2vl| dz2| fvf| z2z| dzv| t1d| zff| 1zp| lb1| vnl| h1t| ptn| hvn| 1xn| px2| dfp| h0l| xvn| 0lp| nx0| jtl| v0f| ttd| 1vp| tn1| lx1| rdl| d1j| vfv| 9dv| dp9| vfn| d9t| tlp| b0d| ntp| 0lp| xd0| vr0| hpx| v8b| fzd| 9bx| zp9| jvb| j9x| vpv| 9nh| rh9| nhd| r9h| f0d| hzd| 8v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