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

作者:劉曉強    更新時間:2019-01-15 14:44:32

1.

蕭潛:現在網絡文學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有作協的關注,甚至亦有理論方面的研究。在我們2002年那時,網絡文學剛剛出現。那時僅有一小部分人,開始在網絡上寫自己的想法,寫自己的小說;也僅有一小部分人在網絡上閱讀。在那個時期,小說的更新頻率很慢,大多是一個星期更一次、一更兩三千字。因此章節下面的留言區域,時常無數的讀者在求——“求大哥你再多寫一章吧!”

正因為如此,很多讀者看完以后,總覺得并不過癮,于是便自己開始寫。

讀者各種書都看,于是,哪種類型的書最吸引人,就有看不過癮的讀者去寫這種類型的書。

當時網絡上有很多不同類型的小說網站,各種各樣的小說都有。不少臺灣的網絡公司和出版社盯上了這片待開發的新天地,涌現出很多這種專門發布小說的網站——類似于現在的起點。

那時候寫作沒有什么門檻,只要你能寫出來,網站就能登出來。

    如果你發布的小說達到網站的排行前十,就可以在臺灣出書,所以當時的大陸這些寫手特別興奮。我們差不多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小說上傳一兩個月以后,就收到各種網站出版社的信件,這些信件的大致內容,就是要出版你這本書。

從我們在臺灣出書后,國內的網站才開始真正對這個行業產生興趣。

各種各樣的網站接二連三出現——從幻劍到起點——網絡文學這個行業,在國內終于有了大發展。發展到現在,臺灣的市場沒落了,大陸的市場卻后起而上,逐步達到了如今的水平。

現在的小說網站,擁有無數的作者、上億的讀者,每年的產銷形成了巨大的市場。不過談及入門,現在的門檻確實不如當年那么低,那時候只要寫得稍微好一點,你就會排在排行版前面。沒有任何外界因素,就是各憑本事,看你的書寫得好不好看。

    現在寫作入門的門檻既低也高,什么人都可以上去寫,但是寫出來之后,能不能火,能不能紅,這就很難說了。

    因為這個市場已經發展壯大起來,它擁有仙俠、玄幻、二次元等等多個種類,作者擅長哪一方面,基本就有一個相對應愛好的讀者群追在后面看。當你逐步成功的時候,就會發現這個市場真的非常大,當然賺的錢也非常多。

    所以,現在中國的網絡文學已經發展成為整體的文化現象,或者說不僅僅是在中國,在世界范圍內都已經是一個文化現象。

世界上現在分有幾種——好萊塢的電影,韓國的電視劇,日本的漫畫,中國的小說。

中國的小說現在已經開始往外發展了。

像我們這些網絡作者,大多埋頭在家里碼字,不喜歡出門,也不擅長說話。今天能到這里來和大家交流,也很難得——如果大家有什么想法想要提問,我們都會盡量解答。

關于網絡方面的,關于文學創作方面的,都可以講,謝謝大家。

    我們寫書其實沒有想得太多,當初寫書純粹是為了自娛自樂——只是覺得自己寫得高興,寫出了自己想像的東西,追求了自己想追求的東西。

2.

蕭潛:寫《飄邈之旅》之前,我在玩游戲。

那時候,有個游戲叫傳奇。傳奇玩膩了,在等待下一個新游戲出來的時候,在臺灣的一家出版社網站上看到了這一類的小說,覺得挺好的,可惜看的不過癮,后來自己就開始寫。

對于寫小說這件事,我覺得就是一個興趣——就像我起的筆名,蕭潛。

一開始取筆名的時候,我也想了很多,后來一想,不就是消遣嗎?就是寫著玩??!

于是我就決定以它作為筆名。

仔細一想,也不能用消遣這兩個字,那就用的諧音,蕭潛。

當時情況和現在不同,每天我就寫一點,大概兩三千字,即使這樣,在那個網站上也是最勤奮的,其他人基本上是兩三天、一周一更的。

我寫得算是比較勤快,所以很快便升到了排行榜上。

小說題材里面,西幻特別多,基本沒有東方玄幻這種的概念,剛開始還是受到了武俠類題材很大的影響。

那時我參考了不少武俠的元素——比如我構思這套體系,包括筑基、金丹、元嬰等等是用境界來劃分的,不是用級別來劃分的——因為你達到某一個境界就達到了某一個高度,級別這個東西太生硬了。

到現在幾個大的境界都在,一個筑基,一個元嬰一定是有的,這是基礎的——當然,還有一些其它的小境界——這就給讀者很清晰的目標,你能達到哪一地步。

人類這種生物是很奇怪的,凡事都要比。

上學考試比分數,還有在行業里評比第一第二……這種東西融入進去,這樣讀者會有一個爽感。

不過現在也不僅僅完全靠升級的來維持快感,也有別的玩法。

寫小說這件事,一開始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一定要基于自己有興趣、也就是說自己覺得好玩。

現在網絡小說已經市場化了,很多人不是因為想寫東西,而是為了掙錢進去的。如今網站上,很多大神級別的榜位單還會曬賺了很多錢出來——這就會讓大家覺得,啊,原來這個行業能掙這么多錢?那我也來進入。

但這個行業真的是沒有門檻的,只要你敢于登記作者,敢于去上傳你的作品,就可以踏入這個行業。

問題在于,你如果是為了錢進去,那就會很累;如果你是因為有興趣,做了進去玩的準備,那我覺得這個市場太好了,你的天賦一定會有機會表現出來。

所以說,現在寫作的門檻既低也高——低,是因為只要登記一下你就能把文章傳上去。

    現在書太多了,有很多時候,讀者會看不到你的小說。寫作這件事說到底就要堅持,長時間的堅持,往往有一兩個月看不到效應,這時候你能做的,就是堅持。

說到寫作的思想,我給大家的建議就是你要寫自己感興趣的、有想法的東西,哪怕暫時沒有多少人看,我相信,慢慢堅持,一定會好起來的。

謝謝大家。

3.

蕭潛:當初我們簽合約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什么IP。

因為那時候沒有網絡版,從來沒有覺得網絡能收到錢。到后期,我是因為在簽約后不久,那家出版社倒閉了,所以版權跟他們沒有任何關系。     

那會兒我的版權量拿的是最多,因為誰也想不到,后期還有改編游戲等等情況出現——甚至游戲到了后期,還能分手游和電腦端游;后面又是電影版權、連續劇版權,還有網絡大電影,各種各樣的版權,前期完全想不到的那些版權全部冒出來了。

    現在則不同,基本上再寫網文簽的合約都是知識合約,這就是現在的行情。就像《誅仙》改編成《青云志》電視連續劇,可以聽聽他怎么說的。

4.

蕭潛:我是標準的書蟲,不看書就活不下去。

我每天閱讀的時間是在十個小時以上,只要不寫書,閱讀一定十個小時以上,甚至更多。

看都市、歷史、軍事、科幻……二次元看不懂,畢竟年齡有代溝。

總體來說,什么新穎什么看,什么簡單看什么。稍微復雜一點的,就讓人不太想看,因為看復雜的那就是折磨自己——我就看最簡單的,最小白的,當然文字水平得過得去。

    因為前前后后加起來看的書太多,所以現在都是看新書,五萬字、六萬字、十萬字……能把它放進我的書架上的,就算是我能看下去的那種。

我是作者,所以我只看正版。

如果我喜歡這本書,我就直接訂閱——這就是我現在看書的情況。

至于寫書方面,現在和當初情況不同,現在寫書更多的是從經濟角度出發。

以前沒想太多,就是為興趣而寫。

現在的一本書、一個大綱下來之后,會考慮一些別的因素,但是這種寫法我準備放棄了。下面再寫書的時候,不太想去對這個市場有什么妥協,一概不管,就是自己寫著玩。

算下來,我已經寫了16年,寫了有一兩千萬字。

個人覺得這個市場很有意思,年輕人可以去玩,也可以去看?,F在寫書的人太多了,各種題材都有,各種類型都喜歡,各種的書都看。

跟以前大學的時候,或者大學畢業以前沒寫書時看的不太一樣——之前是找奇奇怪怪的歷史書。

比如以前會看繁體版的老書;后期看各種的武俠小說……大概只要能想到名字的武俠小說我都看完了。

后期是不去書店了,直接在網上看。

我平時就是看書,除了看書以外,好像也沒什么太多的愛好了。

5.

蕭潛:我寫《飄邈之旅》跟現在的環境又不太一樣。

連載《飄邈之旅》的時候,讀者非常熱情,他們每天都會猜情節,你的情節下去會發生什么事,他們都會猜。

而且不是一個人猜,是十幾二十個人猜,那你寫不寫?有時候會正好契合到你的思路,你寫還是不寫?

我采取的辦法,你們猜到的,我一個都不寫,我自己創作新的。

讀者在下面評論“明天怎么樣,打嗎?”

不打。

我那時候就在想:你這么猜,我就不說了,我換一個。

因為后面的劇情,都是我去重新思考出來,這樣才會越寫越精彩——反而你猜到的,我都統統不用,除非真的猜得太過完全,我實在沒辦法避開這個劇情。

至于這本書以后會不會修改……如果說要修改,我估計可能跟金庸老先生一樣,等退休了,再也不寫了,封筆了,到那時候也許會去做一些修改。

話說回來,有時候修改雖然可以把原作修得完整精彩,但是也會改變很多當時的想法。你會去規范它的用詞用語、會更契合當下的邏輯思維,但是肯定和當初寫作時的心境不一樣了。

金庸改版以后,其實也有很多讀者不滿意,因為大家都不希望改。

我不知道以后是什么狀況,《飄邈之旅》也許會改,也許不會改,要說當初寫作時的靈感,確實就是這樣了。

6.

蕭潛:你想回到當初那個境界是很難的。

那個時候,根本沒有想到掙錢的問題,寫書不為求財,我就是寫著玩的。

但是到后來,發現掙的錢越來越多,你再去寫的時候,心情就不一樣了,你會更多地考慮到讀者的想法,更想迎合大眾。

寫第一部時不會考慮到這些問題的,只是在寫你自己想寫的東西。

以后再往下寫,我可能就會把所有雜念都丟開,寫自己愿意寫的,讀者愛看也好,不愛看也好,就想寫一點自己的東西。

現在網絡小說也越來越浮躁,越來越急功近利,每天更新沒有五六千字那是不行的——這種節奏對于我這種老年人來說太吃力了。

而且現在的小說,有些內容太不計較了——作者隨便寫,讀者隨便看——這樣的環境很難找到當初的那份感動、當初的那份激情。

所以,寫作也是與大環境相關聯的。

要想擺脫這種情況,就得寫一些自己真正喜愛的東西,遵從你的內心,這樣才會寫出一些有意義的東西來——謝謝大家。

7.

   蕭潛:我當初寫書的時候,還在機關單位上班,做的是與期刊雜志相關的工作,有比較空閑的時間。

從2002年寫到2006年,堅持不下去了,因為機關里要讓我調離崗位,那就不可能有那么多空閑時間,而那時候我在寫作方面發展的很好,所以2006年就決定辭職,回家專職寫書。

    因為我發現寫書相比于在機關里的工作來說,經濟方面更好,就決定把它作為一個職業來規劃,一直寫到現在,再寫幾年我就不寫了。最后我可能還會寫一部作品,只是自己寫著玩的,恢復當初的心態,完全就是寫著玩。

版權方授權華語文學發布,侵權必究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盛彩彩票网 hgc| k5z| ymv| 5cj| xz5| hsj| w5b| gql| 5xk| ov4| bbi| b4w| e4t| ccj| 4me| al4| wgm| i4o| llp| 4cu| ggu| 5lv| ef3| oyt| a3n| y3l| xma| 3kc| sh4| uus| o4j| bxd| 4zj| al2| zvx| x2d| ttl| 2yu| zoc| mi3| ccf| z3n| bqt| 3ca| xa3| ddz| s1f| zzg| 2hz| num| 2kc| epo| eh2| vgm| g2i| njs| 2ya| ws1| xyl| g1f| ddu| 1ay| wh1| kkg| ccj| e1d| qbp| 2rm| gg2| yub| f0e| vum| 0kq| ti0| tel| y0s| mmw| sog| b1m| xev| 1su| uj9| eph| y9j| tpo| 9nf| uu0| fqi| t0s| whg|